• <tr id='KaKCJ5'><strong id='KaKCJ5'></strong><small id='KaKCJ5'></small><button id='KaKCJ5'></button><li id='KaKCJ5'><noscript id='KaKCJ5'><big id='KaKCJ5'></big><dt id='KaKCJ5'></dt></noscript></li></tr><ol id='KaKCJ5'><option id='KaKCJ5'><table id='KaKCJ5'><blockquote id='KaKCJ5'><tbody id='KaKCJ5'></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KaKCJ5'></u><kbd id='KaKCJ5'><kbd id='KaKCJ5'></kbd></kbd>

    <code id='KaKCJ5'><strong id='KaKCJ5'></strong></code>

    <fieldset id='KaKCJ5'></fieldset>
          <span id='KaKCJ5'></span>

              <ins id='KaKCJ5'></ins>
              <acronym id='KaKCJ5'><em id='KaKCJ5'></em><td id='KaKCJ5'><div id='KaKCJ5'></div></td></acronym><address id='KaKCJ5'><big id='KaKCJ5'><big id='KaKCJ5'></big><legend id='KaKCJ5'></legend></big></address>

              <i id='KaKCJ5'><div id='KaKCJ5'><ins id='KaKCJ5'></ins></div></i>
              <i id='KaKCJ5'></i>
            1. <dl id='KaKCJ5'></dl>
              1. <blockquote id='KaKCJ5'><q id='KaKCJ5'><noscript id='KaKCJ5'></noscript><dt id='KaKCJ5'></dt></q></blockquote><noframes id='KaKCJ5'><i id='KaKCJ5'></i>

                泠泠琴音,生生不息 ——专访2004届音乐表演专业校友孙知

                发布时间:2020-11-02

                大隐隐于市,2017年,孙知在安徽艺术职业学院成立“孙知古琴传习室”。

                从川流不息走进幽篁深林,复又回还,回到这车水马龙的热闹处。学校的一切都使孙知欣喜,这里充满朝气,充满活力,充满着一切未知的可能,仿佛打眼一瞧,就可以瞧见当初那个抱着琴的自己。

                传习传习,传承研习。在这里,孙知如鱼得水,畅意无阻。泡了茶,焚了香,的灯光照着,在和煦的秋日午后,时空渐渐交融——人语琴音不断,泠泠若高山之声。

                不期而遇之声|我问老师,这是什么乐器发出的声音?

                实际上,孙知从小学的是二胡。1997孙知安徽省艺术学校拜二胡名家张保松为师。而这一年,当她照常背着二胡前往教授家中学习时,不曾想,一声琴音会彻底改变自己的人生道路。

                初秋,日暖倦人,书房老师拿出一盘磁带。录音机的按键“喀嗒”一响,悠扬古韵流水般滑出:“我一下就被吸引了那种声音好像是从来没有听过的,但又好像是我心中一直有的音色。”孙知笑着说,语调里仿佛仍然保留着多年前的惊讶与欣喜。“我就很好奇,问老师这是件什么乐器?老师说这是古琴我说古琴我在书里面见过!”

                孙知从来没有想过,仿佛只存在于课本里面的古老乐器,会这样飘然而至。她生性喜静,正合了古琴的气质,所以当老师问她愿不愿意学琴时,孙知几乎是没有犹豫的。

                就好像命中注定似的,那时的孙知,尚不知嵇康著有《琴赋》一书,书曰:“乃斫孙枝,准量所任”意为需要砍下所量准的新枝用于制琴。而母亲原是有意要以“枝”为其名的,只是家中长辈觉得“枝”字不够雅致,便“知”字换了罢。

                孙枝孙知,春芽早生,辗转辗转,琴缘未改就这样,1999年,在张老师的推荐下,孙知遇见了她的恩师——诸城派古琴大师刘赤城先生


                刘赤城(左)与孙知(右)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孙知的第一把琴,是仲尼式学的第一首曲,是《秋风词》。由于历史原因,那时的古琴圈子也是这般冰冷凄清,传承的断代琴谱的失散,都会让琴者哀婉长叹,许多东西都要摸索着重新来过。由于太过冷门,那时做琴的人很少,工艺不好,工期又长孙知深知她的琴来得其不易“我每天晚上都做梦,梦见墙上挂的都是琴我用手去摸,琴像纸片一样掉下来。

                渐渐地,孙知发现,她开始不满足于仅仅把古琴当做一个爱好去学习了,她喜悦、沉迷、无法自拔,她还想要更多的关于琴的一切,她要同琴走得更远一些。就这样,孙知决定更进一步,考取了安徽大学艺术学院音乐表演系二胡与古琴双专业同时,学院特聘了刘先生继续为孙知教琴。

                这是安徽大学创校至今唯一一①位古琴专业学生。

                枯木逢春之声|你看,古琴的春天快要到了!

                200311月,古琴被列入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我记得那一天去刘老师家上课,老师拿了很多报纸过来,他说你看,古琴的春天快要到了!”

                春天,一个多么令人欣喜的字眼。

                彼时的孙知到底还是个稚◆气学生,不太理解老师为何如此高兴——大约只想起来那天同样是自己的生日。17年后的孙知却是明白的“他经历了古琴最受冷落的时代。所以当老师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说,这不是我们中国的事情了,这是全世界人民的事情。全世界都要来保护这件¤古老的乐器,来一起传承这门艺术。那么你想想看,可不就是春天了!”

                孙知始终庆幸,她不是一个春天才想着出门踏青的游人,而是那个在寒冬腊月里一直找寻春光使者

                因为功底了得,还在乐团的孙知会参加很多独奏演出外事活动瑞典,媒体称赞道:古琴是一种“摄人心魄的音乐”在慕尼黑,她一出后台就被团团围住在维也纳金色大厅观众们更是热情非凡,仿佛琴声抓住了他们的灵魂似的当地的一位老太太在演出结束后激动不已,专门跑到后台去找她合影赞美之词更是不绝于口。孙知其实有些许不解,那时,连国人都不太懂得欣赏的冷门乐器,怎么外国人这么喜欢呢?


                孙知(右)巡演后台


                这件乐器真的很神奇,它是有灵魂的。不是说要求我去弹古琴,而是古琴到底选不选择你?很有意思,好像我是被古琴选中的人……”传统的民乐,外国人那么喜欢,正是因为这是最纯正的中国声音。而学习古琴不是简简单单地学习一门乐器,更多的是去传承民族艺术,宣扬民族文化

                高山流水遇知音,这样的认知让孙知既欣喜又自豪。在目标明晰之后,阔别学校已久的辞去工作开始备考天津音ぷ乐学院古琴专业的研究生。

                少时不懂的那丝春风意,如今终于吹生出满园╳的灿烂生机——

                她成功了。

                余音绕梁之声|殷殷赐语,未敢忘,不能忘。

                在天津音乐学院跟随李凤云教授学习的日子,同样也是孙知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段经历。


                李凤云教授(右)与孙知(左)


                三年苦学,毕业。

                孙知接到恩师的电√话:回来吧!安徽的艺术院校没有一个设有古琴专业,你来让古琴重新专业化吧至此,奔波多年的孙知终于停下脚步,回到了她魂牵梦萦的故乡将工作重心完全转移到了古琴教学上。

                在孙知构建的蓝图中,她要双管齐下,专业精英教育大众普及教育缺一不可

                中国人,太渴望传统。

                2017628号,这是一个让孙知记忆犹新的日子古琴传习室正式揭牌学院为此专门举办了一场小型古琴音乐会。高兴地在■朋友圈发,不料引发了巨大反响“我们小剧场能容纳下200多人,但是那天晚上不知怎么,四面八方全国各地都来了,朋友老师来了将近400人,消防通道、侧台都站满了还有几十人进不来……北京到上海到温州到杭州,包括我们省内的琴家们都来了。我当时就觉得,好像本来我是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怎么突然一下有这么多人喜欢古琴,我都没有想到!”


                孙知古琴传习室


                另一方面,孙知尝试在学校开设古琴选修课可起初她也没什么信心:“这些孩子们都唱唱跳跳的,能静下来弹古琴吗?”结果却出乎意料——孙知的选修课年年都开,班班爆满,很多学生都慕名而来,挤在教室里旁听。第二年时,选修课的学生已经小有成就了,成立了古琴社团,参加了很多演出,也跟其他高校的古琴社@进行了许多交流。

                而为了让更多人现场感受古琴的魅力,她争取并珍惜每一次演出机会,甚至挺着九个多月的孕肚参加了学院组织的一整台古琴吟诵音乐会。社团成立三年至今,约有社员三百余人。”说到这,孙知笑得更开心了,弯弯的眉眼间满是藏不住的欣慰与自豪。


                孙知(中)与学生

                孙知(右二)参演合奏《清平调》


                在孙知的认知里,琴可悦人,也可养人。杨贵妃以荔枝为知己,陶渊明以菊花为知己,而孙知便以古琴为知己。她的学生家长总会感慨孩子一弹琴就得无比安静,一定是孙老师教学有方,而她总是委婉道:“是琴的功劳。”琴教人谦逊,教人静心,是中华文化一直以来讲求的修身养≡性处世之道。琴学浩瀚无垠,没有边界,需要琴者不断探索,不断感悟,就像人行于世,漂泊也好,安定也罢,总不能忘记自己为何而行

                孙知说,恩师的殷殷赐语,未敢忘,不能忘。刘老师在传习室成立时还特意嘱〇咐:学琴教琴,必须自我勉励,潜心专研,不要弄虚作假,不可装模作样。

                现在老人家已经去世了,我都觉得愧对老师我现在的愿望就是等我以后不在这个世上了,我能有脸去见老师,跟说,老师,我完成您的愿望了。”她眼含热泪,连连了几声惭愧。

                一转眼,时光飞逝,现今已是孙知与琴相伴的第二十一个年头年初闲暇时,她构思多年的古琴曲《庐州隐》也终于填▲词完稿,以此来寄托自己对琴、对故乡的浓浓爱意。

                一弯残月/千盏酒/梅花雪中醉焚香/素手丹青旧模样/繁华去/归来兮/凡尘梦隐在庐州

                谈话渐入尾声,夕阳西下,沉香燃尽,她抱♀起琴弹奏数曲,七弦琴音时而似流水涓涓,时而似深林瑟瑟,传习室内余音不绝于耳,仿佛人未走,茶未凉。

                所谓正声感元化,天地清沉沉。

                (学生记者:张秀英)



                校友名片

                孙知,青年古琴演奏家。2000年考入安徽大学音乐表演专『业(与安徽艺术学校联合办学),2013年考入天津音乐学院古琴专业,获硕士学位现为安徽艺术职业学院古琴教师,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古琴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昆曲古琴研究会会员。打谱作品《庄周梦蝶》《屈原问渡》《泽畔吟》《雪夜吟》《羽意》改编定谱双古琴《暗香》《淡黄柳》。参与编辑《梅庵琴谱合集》,举办过多场个人音乐会。为电视剧《武媚娘≡传奇》《惊天岳雷》《军师联盟之大司马懿》《虎啸龙吟》第一、二部以及《锦绣南歌》配音。

                返回原图
                /